W的两个世界 03 下

这周酱油瓶一直放大招,让我每晚都在这回新专是搞事情的兴奋和幸福中睡不着。

这章也是产出艰难,β面好难掌控。

#3 过去

β世界

一下飞机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王嘉尔就被送上了保姆车,等一阵折腾中醒过来就已经到了会场外。刚从员工通道进入不久,就被迎面而来的五人团团围住了。

“Jackson哥,你吓死我们了!”第一个扑过来的是高大的忙内,还没扑倒懵着的王嘉尔,就被紧随其后的林在范一把抓住衣领,“金有谦,别闹你哥,他腰还伤着。”

珍荣笑着继续补刀“这孩子,怎么越大越咋咋呼呼的。”

Bambam倒是没忘记关键问题“Jackson哥,你伤得怎么样,要不要先休息,今晚就别上了。”

崔荣宰在一旁也是关心“听经纪人说了,是暂时不能激烈运动是吗?”

最后出现的是刚化完妆急急忙忙赶来的的段宜恩,在长长的走廊里看到王嘉尔的迷茫的表情,他心里咯噔一下,一向直觉很准的他,非常希望自己的预想不是真的。

他在众人的注视中一石激起千层浪“嘎嘎,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们是谁了。”

然后六人不约而同的看着没有说话的王嘉尔。

“额,怎么说,很抱歉,但我可能真的忘记了些很重要的事。”

……

沉默。

“Jackson哥,你别开玩笑,这个真不好玩,是不是哪里的隐藏摄像机?我,我可不会再上当了!”金有谦佯装作生气喊道。

“Jackson啊,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,是不是你和Mark串通了整我们。”珍荣这次和有谦站在了同一战线。

一向很有眼色的林在范皱起了眉头,他看段宜恩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严重了。

Bambam一脸不可置信,抓紧了王嘉尔的袖子。

荣宰则是一直沉默着。

感受着这沉重的气氛,王嘉尔挠着头发,不知道怎么地就觉得很难过“真的很抱歉,但我真的不记得了,带我来的人说是要开演唱会,有什么我可以帮到忙的吗?”

段宜恩看着王嘉尔一脸抱歉的样子,他心中像被什么揪紧了“这件事,我们谁都先不能外传,公司那边我们找个时机再和经纪人说,今晚先看怎么帮Jackson混过去。”

“Jackson,我希望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能无条件信任我们六个,可以吗?以前的事,我们会慢慢和你说的”段宜恩伸出了手。

然后王嘉尔有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击掌“好,我相信你们。”

 

接下来就是Bambam和有谦匆匆忙忙教王嘉尔今晚演出舞蹈,崔荣宰在一旁有些失神地看着。林在范一脸严肃地拉着段宜恩想在外面好好聊一下,珍荣则是默默跟了上去。

 

家族演唱会的第一天好歹是蒙混过去了,舞蹈跟不上也好,王嘉尔难得十分安静也好都可以用腰伤了蒙混过去,珍荣和荣宰也一直旁边护着都没出什么岔子。

一天下来,大家终于回到酒店。但是接下来的不是放松的休息,而是新的难题。

简单洗漱了一下之后,六人都很有默契地来到了王嘉尔的房间,一打开门就看到王嘉尔穿着背心和裤衩,披着毛巾在床头缩成一团刷着手机。

“Jackson哥,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?”平常和王嘉尔最亲近的Bambam小心翼翼地问着,好像希望能得出一个不一样的答案来。在一旁的金有谦也是一脸难过地样子。

沉默和抱歉可能是王嘉尔现在最能作出的回应了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们俩别说了,Jackson我就问问你还记得什么?”林在范有些按捺不住地问道。

“大概来韩国之前的都还记得,之后就一片空白,我现在也很乱。很抱歉。”王嘉尔有些懊恼地挠着头。

“但是韩语、舞蹈、歌之类都有印象吗?”珍荣细心地确认。

“这真的很奇怪,我都好像还能听懂,但根本就没有学习过的记忆。刚刚练舞也是,明明腰还是不舒服,但是一听到歌的节奏就很熟悉,可以跟着慢慢动起来。”王嘉尔有些不可思议地叙述着。

“那我们呢?我们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崔荣宰抱着小小的希望问道。

“Jackson你是连我们叫什么都不记得了,是吧。”对王嘉尔非常熟悉的段宜恩看着他的表情帮他回答了。

“我……”王嘉尔有些为难。

林在范这时提高声音说了一句“我们暂时还是别问了,我想我们大家都要冷静一下。今天大家都累了,王嘉尔也累了,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。”

听到队长发声,大家也不好意思继续问着什么都不知道的王嘉尔,但是各自心里的不安和烦恼却无法散了。

 

熄灯了,夜里静悄悄的。疲惫了一天,却不知道谁能睡得着。

在王嘉尔半梦半醒间,隐约感觉有人进来帮他掖了掖杯子,然后又是沉沉地睡过去了。

评论
热度(17)
©晚暖 | Powered by LOFTER